中共中央宣传部委托新华通讯社主办

西方缺失:欧洲反思与全球变局

2020-03-30 10:32
来源:《时事资料手册》

作者:傅莹(外交部前副部长,清华大学战略与安全研究中心主任)

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于2020年2月14至16日举行。2月10日发布的题为“西方缺失”(Westlessness)的年度《慕尼黑安全报告》,主办方着重从欧洲的视角讨论“西方”作为一战后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中心,其影响力是否正在弱化?报告列举了西方内部的矛盾及其与外部的冲突,感叹世界变得越来越不西方了,而西方本身也变得不那么西方了,从而提出“西方缺失”这个概念。?

第56届慕尼黑安全会议(慕安会)2月14日在德国南部城市慕尼黑开幕。

一、欧洲反思西方地位和作用,寻求超越困境、自我更新

慕安会诞生于半个多世纪前的冷战中,初衷是协调西方立场。冷战后视野扩大,开始关注更广泛的国际安全热点问题,参会者也从单纯的跨大西洋国家成员扩大到中东和亚洲等地区。近年慕安会敏锐地观察到国际政治多极化、世界威胁多元化的趋势,开始思考西方应如何调整自身以应对新挑战。

“西方缺失”这个表述反映了弥漫在西方内部的一种焦虑情绪——担心西方在急剧变化的世界格局中失去主导地位、关注欧美统一立场因正在生成的不同理念和利益取向而受到侵蚀、担心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被所谓“威权国家”势力“修正”,等等。

过去三四百年间,西方几乎全方位主导了工业化乃至后工业化时代的世界。冷战结束后,美国主导的西方一度冲高到国际权力的顶峰,并且强力推进了全球化进程。而后随着新兴力量的崛起和全球产业链重组,西方的综合实力被稀释。美欧在全球推进西方化过程中遭遇一连串挫折,自身问题也全面暴露,使得西方固有的价值理念的光环褪色。由此欧洲人认识到,西方已经难以在塑造21世纪的世界政治和经济特征上发挥绝对主导力。

经过四年的反思,欧洲战略界的思维更加聚拢,对于“西方缺失”的判断主要源自两个方面的认识。

一是对中国崛起抱有既给予认可又充满担忧的矛盾心理。尽管欧美经济总量相加仍占到全世界的近一半,但中国已占全球GDP约17%且保持上升势头,亚洲总体占到三分之一强,世界经济和国际权力的重心必然向亚太地区倾斜。越来越多的欧洲有识之士认识到,中国崛起势不可挡,是无法逆转的持久现象,欧洲和西方须尽力适应,找到与政治制度迥异的中国和平共存的路径。

二是对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日益不满,认为美国右翼主导下的保护主义、孤立主义、单边主义倾向背离了支撑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基本理念。特朗普政府不顾及欧洲利益、重大决策不与欧洲商量的做法,破坏了跨大西洋联盟的基础,双方渐行渐远,欧洲须“形成自己的战略”,“走自己的路”。

欧洲对西方的反思是多维度的,一方面看到“体系性危机”正在发生,但也认为西方的“自觉”仍在,并非行将“终结”。他们对中国等新兴力量融入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进而不断壮大感到不适,但也对为保全体系而调整规则和协调共存持开放态度。所以,欧洲并非在为西方唱“挽歌”,而是希望从战略、价值观和务实层面进行再构建,对世界是否会陷入美国与中、俄激烈竞争进而分裂的状态审时度势,试图寻找自己的新角色,谋求发挥更大作用。为此,他们强调“超越”,对内超越利益和价值差异,增强集体行动的能力,对外超越原有的路径依赖,发展更为多元、平衡和务实的全球战略。

二、美国强势要求欧洲站队,试图推动形成与中国竞争的统一立场

美国对慕安会高度重视,当作宣传政策和协调跨大西洋立场的重要平台。本届会议美国人的出席阵容相当抢眼,有包括众议长佩洛西的20多名参众议员,还有国务卿蓬佩奥、国防部长埃斯珀、常驻联合国代表克拉夫特、前国务卿克里等政要、高官和智库学者出席,在会议的大小场合都有美国人的身影和声音。而且美方显然是协调了两党的立场,把如何应对中国崛起和“中国威胁”作为与会的主打“炮弹”,其中的核心诉求是阻止欧洲国家使用中国华为的5G技术。

蓬佩奥在慕安会上的演讲不长,却用三分之一时间批评中国,指责中国奉行“胁迫性的海洋政策”,污蔑华为是“中国情报系统安放在西方内部的特洛伊木马”,声称中国运用军事和外交力量挑衅他国等等。蓬佩奥显然对慕安会报告的主题不以为然,傲慢地宣称“西方没有没落”,“西方价值观将战胜俄罗斯和中国对‘帝国’的渴望”。他要求欧洲与美国共同应对“中共不断增强的进攻性”。埃斯珀在讲话中也指责中国通过华为实施“邪恶战略”,对英国1月决定允许华为有限参与5G建设的决定,他表示如能“往后退两步”为时未晚。

美国人如此聚焦中国,而且对华为这样一个民营科技企业喋喋不休地进行话语攻击,在会场得到的支持有限。不少人理智地观察美国与中国的较量,希望更多了解事实到底是怎样的,从中寻找符合自身利益的判断基点。美国政客的简单粗暴态度也引发一些与会代表的反感。

三、中国因素是本届慕安会的主要焦点之一,疑惑、误解和期待交织

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作为中国政府代表在主会场发表演讲,对美方的宣传和污蔑做出了严肃的回击,强调“如果把这些谎言的主角换成美国,那么谎言就会变成事实,就是真相”。佩洛西在“西方民主状态”分论坛上大谈5G问题时,笔者得到一个提问机会提出质疑,问她为什么华为能威胁到西方的民主制度?佩洛西回答提问时显得有点吃力。从会场反应看,许多人赞赏笔者的提问。

今年慕安会明确涉及中国的分论坛多达11场,议题包括“西方如何面对中国挑战”“跨大西洋关系与中国难题”“欧洲如何对付崛起的中国”“如果中俄结盟怎么办”“中国在全球军控中的未来参与”等等,还有关于南海、新冠肺炎疫情、中国网络政策的专题会,其他一些论坛虽然在题目设计上没有提及中国,但也大都把矛头指向中国。

国际关系与人际关系有相似之处,需要以一些基本的信任作为基础,来构建合作和协调关系。建立信任是中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重要课题。当世界形势如此快速变化之际,中国的国际角色和地位面临众多复杂的挑战,中国应该有更多重量级的人物出现在慕安会这样的国际论坛上,直接对涉及中国的重大问题做出有说服力的阐述,也应该有更多的中国学者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直接走向国际,以各种方式参与到外交舆论场的斗争中。

四、中国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举国努力引发国际社会的同情和支持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2月15日在德国慕尼黑表示,中国采取的从源头上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措施令人鼓舞

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红十字会罕见地高调出席本届慕安会,重点宣介中国为抗击新冠病毒疫情做出的巨大努力和付出的沉重代价,呼吁国际社会伸出援手,共同打好防疫战。面对一些怀有偏见的媒体质疑世卫组织“屈从于中国压力”等说法,谭德塞总干事坚定地赞扬中国为世界争取了时间,批评谣言和错误信息阻碍行动。世卫组织专家呼吁世界要为疫情可能的进一步蔓延做好准备,尤其要支持中国研发疫苗和药物。世卫组织专家高度肯定中国在应对疫情过程中展现出的强有力的应对能力。他们认为,如果将中国的经验归纳总结,形成模式和样板,向其他国家提供参考和借鉴,将是宝贵的国际公共产品。

王毅等中国政府官员和学者在大会多个场合介绍了中国党和政府全力组织抗击疫情和全国人民团结一心抵御病毒的斗争,讲述了中国人民抗疫的艰辛付出。尽管外界对中国仍存在一些偏见,在慕安会上同情和支持中国的声音逐渐增多。在最后一天的总结会上,慕安会主席伊辛格表示,中国真的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努力来应对巨大的医学挑战,理应得到支持与鼓励、同情与合作,而不是被批评和指责。还有不少欧洲企业界人士希望中方对抗疫物资需求提出具体目录,以便于有针对性的募集和援助。

会下有欧洲学者表示,各国与中国的往来由于疫情而减少,许多国家采取了中断航班和交流的做法,导致中国陷入事实上的孤立,难免造成后续的负面经济和政治后果,期待尽量减少、尽早结束这种非正常现象。有学者谈到,新冠疫情在中美之间已演化成一场“脱钩”的实际操演,如不尽快修复,有可能固化为系统性“脱钩”。

在中美关系紧张之际,欧洲等第三方力量的作用不仅重要而且宝贵。这些国家大多不愿看到中美恶性竞争导致国际体系的分化、瓦解,不希望中美科技脱钩阻碍人类社会的进步。他们希望中国能在维护全球共同利益上发挥更多作用,期待中国真诚维护多边主义,而不要像美国那样从一己之利出发,对多边主义采取选择性利用的做法。同时,他们力图在全球格局变化中守护欧洲自身的利益和地位。在中美大竞争的背景下,欧洲无法置身事外,也不情愿选边站队,而是更希望能加强欧洲自身的作用。欧洲所奉行的制衡战略客观上起到加强全球多边主义的作用。

在“西方缺失”的不安背后,折射出西方内部立场的分歧与彼此间认同的危机,国际体系的重构已不可逆转,中国应该增进与世界各方力量的沟通和了解,增强各方推动命运共同体建设的共识和聚合力量,从而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共同发展。?

责任编辑:陈华盛

热门推荐